当前位置:主页 > J猫生活 >欧普拉:我要告诉任何一个正在寻找更深刻、更丰富、更充实人生的 >

欧普拉:我要告诉任何一个正在寻找更深刻、更丰富、更充实人生的

发布时间:2020-07-18作者: 阅读:(193)

欧普拉:我要告诉任何一个正在寻找更深刻、更丰富、更充实人生的

文/麦克‧辛格

「糟了!我想不起她的名字。她叫什幺?该死,她走过来了。她叫……莎莉……苏?她昨天才告诉我,怎幺会忘了呢?这下糗大了。」

你有没有注意到,你脑袋里的对话从来不曾停止 ,一直在进行着?你想过它为什幺讲个不停吗?讲的内容和时机又是如何决定的呢?有多少成真?又有多少是要紧的?如果你现在听见:「我不知道你在说什幺,脑袋里根本没有任何声音!」──这正是这里所说的那个在脑中说话的声音。

如果你够机伶,会花点时间退后一步,检视这个声音,进一步认识它。问题在于距离太近,很难保持客观,你必须往后退,看它讲话。你在开车时,听到如下的内心对话:

「我应该打电话给佛瑞德才对。天啊!真不敢相信我竟然忘了!他一定气炸了,可能从此再也不跟我说话。也许现在应该停车打给他。不,我现在不想停车……」

请注意,正反两面的声音都有。它不在乎是哪一面,只是一直说个不停。当你觉得累了、想睡了,脑袋里的声音会说:

「我在干什幺?我还不能睡。我忘了打给佛瑞德。刚刚在车里有想到却没打,如果现在不打电话……啊!算了,太晚了,我现在不应该打给他。想这些做什幺?我得睡了。可恶,现在睡不着,我一点也不累了,但明天有重要的事,必须早点起来。」

谁在你脑袋里说话?

难怪你睡不着!你怎幺能忍受那个声音一直说个不停呢?就算它再悦耳动听,还是会干扰你正在做的每一件事。

如果花点时间观察这个在脑中进行的声音,你首先会察觉,它永远不会停止,滔滔不绝地唱着独脚戏。你若看见有人一直走来走去喃喃自语,一定会觉得他很怪异。你会纳闷:「如果他是说话的人,又是聆听的人,那幺他在说话之前就知道会说出什幺话,这有什幺意义?」你脑袋里的声音也一样。它为什幺说个不停?说的人是你,听的人也是你,当这个声音提出抗议时,抗议的对象是谁?又可能说服谁?

这令人十分困惑。你听:

「我想我应该结婚。不!你知道你还没準备好,你会后悔的。但我爱他。得了吧,你对汤姆也有那种感觉,如果你嫁给他了呢?」

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它只想找个舒服的地方休息,只要觉得有帮助,转瞬间就换边站。即使发现错误,它也不会停下来,只会调整观点,然后继续。只要加以留意,这些心理模式便会清楚呈现。 第一次发现脑袋一直说个不停时,真的是满震撼的,你甚至可能会对它吼叫,要它住口,却只是徒劳无功。 然后你才明白,是那个声音在对那个声音吼叫:

「住口!我要睡了。你为什幺一直说个不停?」

退后,冷眼以对

显然,你不能用这样的方式让它住口。 让自己从喋喋不休之中解脱的最佳方式是退后,冷眼以对。 只要将那个「声音」当作对你说话的发声装置就好,别花心思,只要看着它。无论那「声音」说什幺,都一样;不管内容好坏,世俗或神圣,都无所谓,因为它仍只是你脑袋里说话的声音。事实上,唯一能让你和那个「声音」保持距离的方式,是停止分辨它在说什幺,不要去想它说的这个是你,另一个不是你。你听见它说话,显然它就不是你。你是听到那个「声音」的人,你是觉察它说话的人。

它说话时,你确实有听到,不是吗? 现在让它说「嗨」,多说几次,在里面大喊! 你能听到自己在里面说「嗨」吗?当然可以。有个声音在说话,而觉察那说话声音的人是你。问题在于,觉察说「嗨」的声音容易,难的是领会到无论那声音说什幺,都只是个说话的声音,而你正在听。那个声音讲的都是你,并没有别的。假设你正看着花盆、相片与书这三样东西,有人问你:「这些东西里面哪个是你?」你会说:「都不是!我是正在看你放在我面前的东西的人。无论你放什幺,我都是那个在看的人。」瞧,这正是主体认知不同客体的行为。听内在的声音也是如此。 它说什幺都没差别,你是觉知它的人 。只要你认为它说的某件事是你,其他事则不是你,就不客观了。你可能想将自己想成说好事的那个部分,但那依然只是说话的声音。你或许会喜欢它所说的,但那并不是你。

你并不是头脑的声音,而是听到它的人

成长真正的关键,在于了悟你并不是头脑的声音,而是听到它的人。 若不了解这点,你便可能会试着去想像那声音所说的许多事情当中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 人们在「试着找到自己」的名义下经历许多变化,想找出这些声音中的哪一个,或他们许多人格面向中的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自己。答案很简单:全都不是。

若你客观地观察,会发现这些声音所说的内容很多是无意义的。大多数的谈话只是浪费时间与能量。事实上,不管你的头脑说什幺,生命大都顺着非你所能掌控的力量展现。就好像白天太阳是否升起,并非你晚上盘算所能决定。可以确定的是,太阳会升起,然后会落下。世上有无数的事情发生,你爱怎幺想都可以,但生命的巨轮依然会持续转动。

事实上,你的思惟对这个世界造成的冲击远不如你一厢情愿的想像。如果愿意客观地观察你所有的想法,便会明白其中大多无关宏旨,除了你之外,对任何事或任何人都没什幺影响,只是让你对现在、过去或未来发生的事感觉好或坏而已。把时间花在希望明天别下雨是徒劳无功的,你的想法无法改变雨滴。 有一天你会明白,无尽的内在私语是没用的,而且不需要一直去盘算每件事。最后你会了解,问题的真正原因不在生命本身,而是头脑在生命中的骚动。

这里出现一个重要问题:如果内在的声音是无意义且不需要的,为什幺还会存在?回答这个问题的诀窍在于了解为何要说那些话。例如某些情况下,脑中声音说话的起因如同茶壶水滚时会鸣叫,亦即不断累积的内在能量需要释放。你若客观地观察便会发现,当内在紧张、恐惧或贪欲的能量持续增强时,声音将变得极其活跃。对某人生气时,你显然会很想咒骂他,试着观察看看,有多少次甚至在你发现之前,内在的咒骂声便已展开。当能量在你里面累积时,你会情不自禁地表现出来。 那个声音之所以说话是因为你的内在不平静,而说话可以释放能量。

面对周遭世界感到更自在

然而你会察觉到,就算没有任何困扰,它也有话说。你在街上走路时,它会这幺说:

「看那只狗,是只拉不拉多耶!嘿,那辆车上还有另一只狗。牠很像我的第一只狗,小黑。哇,那里有辆老爷车,挂着阿拉斯加的车牌,在这里可真罕见!」

它其实是担任旁白,为你叙述这个世界。但你为什幺需要这个?你已经看见外面发生的事,透过脑中的声音对自己複述有什幺帮助呢?你应该仔细审视这点。只要简单一瞥,你立刻就能细数所见事物的无数细节。看见一棵树时,你轻而易举便可看见树枝、树叶与花苞,为什幺还必须说出已经看见的东西呢?

「看这棵山茱萸!青翠的绿叶衬托着白花。哇,这里有好多花,满满都是!」

仔细研究便会发现,那些叙述让你面对周遭世界感到更自在。就像在后座指挥驾驶一样,你会觉得事物似乎更在控制之中,真的觉得和它们有着某种关係。树,不再只是世上与你无关的一棵树,而是你看见、贴上标籤并判断过的一棵树。藉由在脑中叙述它,而将那份对这个世界的最初直接体验带入你的思想领域。 它与你的其他想法合併,建构出价值体系与历史经验。

延伸阅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