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J猫生活 >欧普拉的减肥之路 >

欧普拉的减肥之路

发布时间:2020-07-18作者: 阅读:(887)

欧普拉的减肥之路

我有一副自己喜欢的身材(60 公斤),还有一位很快就会成为(货真价实的)终生密友的同事,曾任电视节目「今晨」主持人的盖儿.金。不幸的是,我也必须不断地讨好每个人。而我公寓正对面有一座购物中心,里面有个很大的美食街。

做了一整天专访往往筋疲力竭,在必须说「no」时却说「yes」的我,穿梭于美食街中,在这头的店里先吃一个乳酪培根烤马铃薯,到另一头再吃一个特大号巧克力夏威夷豆饼乾。当体重计显示65 公斤时,我去找了一位控制饮食的医生。 

他开给我的药简直把我搞疯了;我口乾舌燥、心脏狂跳,而且还睡不着,不能思考,我绝对不能再吃那种药。我能做的就是继续去美食街。

1984 年离开马里兰前往芝加哥时,我比当初老了8 岁,重了20 公斤。我发誓把这次搬家当作全新的开始:只要转到那一台看我主持「A.M. 芝加哥」节目的人,就会看到一个很认真减肥的女人。问题是:我愈节食就愈重,愈重我就吃得愈多。

我很擅长节食,我可以把体重减掉─只是无法维持。而且在不可避免的复胖之后,我总是又增加了几公斤─我的减肥之路就这幺一直走下去,直到我胖到令人绝望的107 公斤。

如果你问我为什幺要吃,我会不得已地笑两声,然后告诉你因为我爱食物。但也有很多爱食物的人没有肥胖问题。那到底问题在哪里?画进行了差不多2 个月的某一晚,我回到家里,正打算忘掉这该死的节食,吃掉任何伸手可及的食物。我站在厨房里含情脉脉望向史戴曼的剩菜时,他走进来,看见我準备放弃时说:「过来,让我抱一下。」在那一刻,我什幺都不需要了。

我相信摇滚歌手布鲁斯.史普林斯汀说的没错:「每个人都有颗饥饿的心。」或许我们都只是想要用一大盘单纯的、无条件的爱来填满自己。当我还是个小女孩时,我身边缺乏足够的爱。

但长大后我逐渐了解,即使别人有时间也有力气关心你,最深刻的关切终究必须来自你的自我接受、自我尊敬和得之不易的真相。当我在情感上觉得耗尽或匮乏时,当我被人生的压力搞得喘不过气时,我总选择以食物当解药─正如同其他人选择酒精、赌博或购物一样。但这些都解决不了问题。它们都只是空洞的承诺,不能真正满足你的内心。它们就像是你灵魂的垃圾食物。

当我设法用真正有意义的东西滋养自己时,食物这件事就变得不那幺重要。这些时候,我真诚渴望的是一顿美好的餐点,一杯香醇的龙舌兰,以及和三两老友促膝长谈。

【书籍资讯】
摘自《欧普拉的疗癒厨房》

欧普拉的减肥之路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