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X生活通 >自杀会传染,真不是开玩笑,千万不要过分渲染自杀 >

自杀会传染,真不是开玩笑,千万不要过分渲染自杀

发布时间:2020-08-01作者: 阅读:(622)

自杀会传染,真不是开玩笑,千万不要过分渲染自杀

湖南澧县的一家纺织小厂,在某年的四个月内,竟有九名女工相继自杀;江苏丹徒县上党镇,九五年的三个月内,有九名农村妇女自杀。这种传染性自杀的可能不得不警惕。

文 | 曾炜

面对自杀,媒体经常会陷入两难境地。一方面为了呈现事实,媒体有责任和义务把真相如实地告知公众。另外一方面自杀事件一旦被报道,又很难保证这事不会被部分媒体过分炒作、渲染,这对死者不够尊重,对其家人也造成伤害。最近中南大学一名研究生疑似因为论文答辩未通过而自杀,就陷入了类似的尴尬。有一知名的微信公号连续多天发表文章追蹤这事的进展,还公布和传播死者个人信息、遗书以及血淋淋的现场照片。尔后便有文章批评说,这已经超出了正常报道範畴,属于「血泊中消费」了。

对自杀事件不宜过分渲染、尤其不宜公布死者个人信息和血腥照片,应该严格把控好正常报道和「消费」之间的界线。更为重要的一个理由是,过分渲染自杀,容易导致自杀被模仿和传染。但老实讲,消费一词,自从它不老老实实地呆在经济领域,被人放大适用範围,就经常被滥用。而且这个词很容易使自己陷入一种自我指涉的悖论之中,当你撰文警告别人不要消费自杀时,你自己又何尝不是以批评消费之名在消费?化身为批评的消费同样不宜滥用,否则阻碍信息流通,导致真相难求,也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

昨天下午,澎湃新闻报道称,就在中南大学这名研究生自杀的次日凌晨,又有一名该校的大四男生跳楼自杀。我注意到这条新闻得到了校方的党委宣传部工作人员的证实,也得到了该男生的堂哥证实。但不知道出于什幺考虑,我昨天晚上再次打开新闻页面时,被告知该新闻已经下线,无法查看了。发生连续的自杀事件,对于中南大学而言,不是一个好消息,但我觉得,虽然不宜过分渲染自杀,公众却有权利了解基本的事件真相。

这里头到底发生了什幺?耐人寻味。如果说纯粹出于某种公关的需求,阻碍公众了解事件真相,把消息捂在一定的範围内,那真的不好。如果是因为学校的某种机制或者环境,导致了学生的自杀,就更不应该讳疾忌医,而应该主动公布真相、接受公众的监督,让公众参与进来一起找寻事件缘由、解决问题。尤其是面对连续自杀事件,更需要警惕出现「传染性」自杀的可能。

自杀会传染,不是在说笑。模仿导致自杀,自杀在心理方面具有一定的传染性,已经得到了学界公认。美国的心理学家把这种现象称之为「维特效应」,这源自歌德的名着《少年维特之烦恼》。书中的主人公维特因为失恋自杀,该书出版之后引起德国青少年自杀风潮。这种现象也曾经出现在中国。湖南澧县的一家纺织小厂,在某年的四个月内,竟有九名女工相继自杀;江苏丹徒县上党镇,九五年的三个月内,有九名农村妇女自杀。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联想到我们所熟知的富士康连续跳楼事件,这种传染性自杀的可能不得不警惕。

面对自杀,中国人一般都会选择沉默,不愿意多聊。这其实这也不失为一种防止自杀被过分消费的有效心理,以及防止自杀被过分浪漫化和被模仿的有效机制。但是自杀这种事情一旦发生,在一定的範围内,是很难不被传播和知晓的,尤其是有一定封闭性的区域单位,比如工厂、村庄和学校。在这种情况下,不如大方公布真相,形成外部压力,防止可能存在的传染性自杀。更糟糕的是,对于自杀的沉默,极其容易导致公众忽略对相关知识的了解和探析,造成对自杀的冷漠、麻木、不知所措。这种冷漠很残酷,比如,在媒体上我们曾经见过这样的场景,有人跳楼,底下的看客不劝阻,反而起鬨、嘲笑、吆喝。


防止自杀或者传染性自杀,首先应该做的一件事,就是谴责自杀,在社会上对自杀行为形成一种统一的、众口一词的否定态度。曾经长期研究中国自杀现象的加拿大医学专家费立鹏说过一句话:「自杀,一个都太多。」这个道理看起来很容易明白,但实际上,当面对具体的自杀者的时候,其实并不容易执行。比如这次中南大学研究生自杀,自杀者留下一封5000余字的遗书。很多读者读完之后,对自杀者形成很强的同情情绪,一旦有人在这个时候谴责自杀,便容易引起公众反感。谴责自杀不是谴责具体的自杀者,但激烈的情绪往往会模糊其间的区别。其实,学校、媒体和公众都有责任做的一件事是,应该儘力不扩散这份遗书,以防感染旁人、被人模仿。

还有一件事应该做的是,应该儘力找寻自杀的根源,限制自杀。自杀者只求一死,但不同的自杀者自杀的理由未必相同。一个社群因为某种规範或者习俗,过于鬆散或团结,都可能导致自杀者增多,又或者在规範新旧交替之间形成规範暂时的缺失,也可能导致自杀。如果说自杀仅仅限于个例,是很难找寻出根源的。但如果在一定的时间内,比如学生毕业答辩、找工作期间,学生自杀者明显增多,甚至有传染的迹象,又或者说自杀者老是集中于某个群体,比如贫苦的农村大学毕业生,那就值得我们反思了。学校和官方应该有责任去搜集这方面的数据,找寻其中的规律,适当干预而不是等閑视之,最不应该讳疾忌医、秘而不宣。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