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F管生活 >欧威尔式的问题:《贩卖怀疑的人》 >

欧威尔式的问题:《贩卖怀疑的人》

发布时间:2020-07-18作者: 阅读:(751)

欧威尔式的问题:《贩卖怀疑的人》 

娜欧蜜.欧蕾斯柯斯、 艾瑞克.康威 

译|林俊宏

  对美国科学来说,右翼的基金会网路、资助这些基金会的企业、再加上呼应其主张的新闻记者,就构成了一个重大的问题。近期一项学术研究发现,1990年代出版、「在环境议题持怀疑态度」的着作共有56本,其中92%都与这些右翼基金会有关(1980年代只有13本,但100%都和这些基金会有关)。科学家面对的是不断有人扭曲科学证据和历史事实,以不实的说法指控科学家都是大众公敌、甚至是大屠杀的凶手。

  这里有一件极为讽刺的事。讲到政治上的反共右翼英雄人物,以最清晰合理的论述来对抗政府压迫的代表人物之一,就是乔治.欧威尔(George Orwell),他着名的作品《1984》就曾描写某个政府捏造虚假的历史以遂政治目的。欧威尔创造了「忘忧洞」(memory hole)一词,讲的是能用这个工具销毁政府不想面对的事实;另外还有「新语」(Newspeak),指的是一种经过特别设计的语言,让思想无法脱离政治所允许的範围。

  所有在冷战时期的美国小孩,在学校里都会读到苏联是如何习惯性「清洗历史」,把真实的事件及人物从官方历史、甚至是官方照片中抹去。但这些右翼的美国自由捍卫者,现在也做了一样的事。不论是科学家费尽千辛万苦做出的研究、总统科学谘议委员会的理性思量、或是全美超越党派同意禁用DDT,都被丢进了忘忧洞里。一起丢进去的还有一项明明记录清晰、随处可得(但叫人极为不愿面对)的事实:DDT未能消除疟疾,主因就在于昆虫已经演化出抗药性。这就是事情的唯一真相,但那些盲目相信自由市场、盲目信任科技的人,却完全拒绝看到这项事实。

  至于说到「真科学」这个词,也一样就是一场欧威尔式的文字游戏。真正由科学家完成、发表在科学期刊上的真正科学被斥为「垃圾」,却由各种扭曲捏造的说法取而代之。欧威尔的「新语」毫无科学可言,在他笔下的反乌托邦中,科学这个概念本身就已遭到删除。因为科学就是要研究世界的真相,但真相却不见得尽如人意,所以不难想像,科学永远有可能扰乱现状。此外,科学也是一项独立的权力和知识来源,执政者是靠着控制人民的信念来控制人民,但科学又永远有挑战这种能力的潜力。事实上,只要任何人意图保存、保护或捍卫现状,科学就会对他形成挑战。

  科学就在最近告诉我们,现代工业文明不可能永续。想维持现在的生活水準,就必须有新的方法来生产能源,并且用比较不会造成生态破坏的方式来生产食物。科学告诉我们,瑞秋.卡森没说错。

  这正是这个议题的关键、我们这个故事的关键。美国的环保运动之所以从美学导向走向管制导向,并不只是政治策略的改变,而是体现了一项重要理解:不受限制的商业活动正在造成破坏,而且是真实、持久、普遍的破坏。而且也理解到,污染是全球性的,而不仅仅是地方而已;而且光是稀释污染并不会真正解决问题。这种转变的开端,是因为发现DDT完成杀虫目的后,竟还会在环境中长久存在。而且,酸雨和臭氧层破洞也显示,污染会从源头延伸到数百、甚至数千公里以外;伤害那些未从产生污染的经济活动中获益的人。而整件事的高潮,则在于全球暖化的结果显示,工业文明看来最无害的副产品:植物赖以生存的二氧化碳,却可能让地球完全改观。

  承认这点,就等于承认了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的弱点:让企业完全自由营业,可能带来自由市场无法反映、但真实且深远的成本代价。这种成本在经济学家口中,有个不像傅利曼的「邻里效应」听起来那幺无害的术语:「负外部性」(negative externalities)。「负」代表并非有益;「外部性」则是因为它们落在市场系统之外。有些人无法接受这项事实,就开始攻击传达这项讯息的使者:科学。

  我们都知道,想买东西就该付出代价—我们希望从买到的商品和服务中得益,也愿意付出合理的成本。然而,外部成本却是和益处脱勾,常常付出代价的人根本从未选择任何商品或服务、遑论从中得益。经济活动产生这些成本,但付出代价的却不是获益的人。DDT破坏生态系统,于是产生鉅额的外部成本;酸雨、二手菸、臭氧层破洞、全球暖化也都是如此。将这种种议题串在一起的共通点,在于这都是市场机制失灵的结果。在这些例子里,虽然造成严重的损害,但自由市场却似乎无法提出解释、更不用说要试图阻止。这里需要政府介入,但也正因如此,自由市场意识形态和冷战时期余勇就联手发动对抗。如果承认了工业文明的副产品正对地球造成不可弥补的破坏,就等于承认了市场机制失灵的现实。但也就是承认了自由市场资本主义有所局限。

  欧威尔了解,当权者总是试图控制历史,因为只要控制过去、就能控制现在。因此,这些冷战遗老:弗雷德里克.赛驰、弗雷德.辛格、罗伯特.贾斯特罗、威廉.尼伦伯格,加上后来的狄克西.李.蕾依,都是奉献了一生来对抗苏联共产主义,与自诩为自由市场捍卫者的人一起联手责怪带来讯息的使者、破坏科学、否认真理、贩卖怀疑。在职涯之初挖掘事实的人,最后成了对抗事实的人。他们显然认为自己目标正当就不需在意手段,他们用上了过去敌人的战术、过去他们对苏联共产主义所深恶痛绝的原因:谎言、欺骗、否认一切自己造成的现实。

  究竟为什幺会有科学家愿意参与这种骗局?我们已经看到,史蒂芬.米罗、约翰.蒂尔尼、竞争企业协会和哈特兰研究所较晚加入战局,只是呼应着过去科学家所建构出来的论点。整个故事始于1950年代,菸业首先招募了科学家作为帮凶。情况在1970年代愈演愈烈,先是弗雷德里克.赛驰与菸业联手,再加进了罗伯特.贾斯特罗和威廉.尼伦伯格要捍卫战略防御计划。接着到1980年代初,弗雷德.辛格种下「酸雨不足为惧」的想法,尼伦伯格再和雷根的白宫联手,在酸雨同侪审查小组的执行摘要动了手脚。再到1990年代,情况继续恶化,马歇尔研究所在辛格和蕾伊的协助下,先是挑战臭氧耗竭和全球暖化的证据,再攻击杰出的科学家本人,例如舍伍德.罗兰、以及班杰明.桑德。

  这群冷战时期的战士,为什幺背叛了自己曾奉献生命的科学?或许就像是陆军中将丹尼尔.葛雷翰(B小组的最初成员之一,也是太空武器的主要支持者)援引美国宪法前言所说,他们是为了「安享自由带来的幸福」。如果科学被用来对付这些幸福(也就是挑战了自由企业的自由),这些人就会以对抗敌人的方式来对抗科学。因为科学确实已经开始显示,某些类型的自由不可能永续—例如造成污染的自由。科学告诉我们,哲学家以萨.柏林是对的:给狼群自由、就等于给羊群带来死亡。

(本文为《贩卖怀疑的人》部分书摘)

书籍资讯

书名:《贩卖怀疑的人:从吸菸、DDT到全球暖化,一小群科学家如何掩盖真相》 Merchants of Doubt: How a Handful of Scientist Obscured the Truth on issues from Tobacco Smoke to Global Warming

作者:娜欧蜜.欧蕾斯柯斯(Naomi Oreskes)、 艾瑞克.康威(Erik M. Conway)

出版:左岸

[TAAZE] [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