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F管生活 >次证人:虽没裂痕创伤‧赛夫肛门曾被插‧留精液 >

次证人:虽没裂痕创伤‧赛夫肛门曾被插‧留精液

发布时间:2020-07-18作者: 阅读:(974)

次证人:虽没裂痕创伤‧赛夫肛门曾被插‧留精液(吉隆坡)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被控肛交案今日(週四,6月3日)续审,在审讯前,安华辩护团“三顾茅庐”,终于成功进入案发现场对面单位的公寓勘察。第二名证人拉查里依布拉欣医生审讯时,声称在集合本身检验报告及警方鉴证组化验报告资料后,证明原告赛夫的肛门曾被插入,并发现其肛门内留有精液。拉查里依布拉欣是吉隆坡中央医院的外科医生,他接受控方律师拿督尤索夫盘诘时披露,在为赛夫的肛门进行检验时,无法找到伤痕、裂痕和自卫性创伤,没有证据显示赛夫的肛门曾被插入。他强调,这项说明并不完整,毕竟鸡姦可在不出现任何伤痕、裂痕和自卫性创伤的情况下发生,一切必须结合肛门组织抹拭检验结果,才可作出决定性的结论。3医生为赛夫检验他从尤索夫手上接过一份有关赛夫肛门组织抹拭检验报告后,向法庭声明赛夫的肛门曾被插入,以及发现肛门内留有精液。当天为赛夫检验的医生共有3名,都是来自吉隆坡中央医院外科系,包括拉查里依布拉欣、凯鲁尼占与萧小成(译音),而他是继凯鲁尼占之后,第二个为赛夫检查的医生。“我只是负责为赛夫检查,套取3个赛夫肛门组织样本,一个是肛门外围,另两个是肛门内部,之后我把所有抹拭的样本放入管内交给萧医生。”他指出,他从未参与抹拭化验工作,週四出庭供证之前,也未阅读任何相关报告的结论,直週四供证,才从尤索夫手上获得报告,然后结合本身早前的临床检验后,认定赛夫的肛门曾被插入,并留有精液。他说,抹拭报告阐明,警方鉴证组共从赛夫身上套取4个肛门组织样本,分别是两个来自低位直肠,高位直肠和肛门周围各一个样本,经化验后发现精液。拉查里依布拉欣医生曾处理超过100宗肛门疼痛病例,而从肛门处套取样本也超过100宗个案。赛夫肛门组织紧闭第二名证人拉查里依布拉欣医生供证时表示,为赛夫检验当天,他先获得查案官汇报,指受害者或曾被鸡姦,所以他起初未在赛夫的肛门使用润滑剂,后来发现肛门组织紧闭,无法插入检查医疗器材后,才使用润滑剂。“我使用润滑剂后,才把器具探入赛夫的肛门。我发现那里是潮湿的。”他向法庭解释检查肛门和套取样本方式,即以棉花棒或洗涤器(Syringe)探入肛门中,以拿取肛门部位样本。肛门精液两三个样本原告赛夫的肛门化验报告还未呈堂,但被告安华却自称,他已看过内容,甚至作出惊人宣布,直指在赛夫肛门发现的精液中,有至少2至3个脱氧核糖核酸(DNA)的样本。安华是在休庭后,接受媒体追问时,作出这项宣布。他说,从赛夫肛门处套取的精液内至少有2至3个DNA样本。未证实精液来自何人他声称,儘管医药报告显示在赛夫肛门处套取到精液,不过目前为止,仍未证实有关的精液来自何人。“他们没有说明那是谁的精液,精液里可能会有1、2或3个人的DNA,你们或许会被这个报告吓到,大家等着瞧吧!”安华也暗讽,这份报告尤如宝莱坞的印度歌舞秀般精彩。他说,吉隆坡中央医院外科医生拉查里依布拉欣的证词还有许多反驳的空间,因此需要和他们聘请的外籍专家继续进行研究。当媒体再向安华代表律师奈也求证时,后者则是一脸愕然。奈也解释,法庭目前只是传召外科医生上庭,化验报告尚未呈堂,因此不方便发言,待DNA专家上庭供证后,就会有结论。精液注入赛夫肛门方法多安华代表律师奈也声称,精液可以用很多方法注入赛夫的肛门处,而且也可以是任何人的精液;因此,待化验报告呈堂后,必须由更专业的DNA专家提供讲解。辩方所得报告不完整辩方需要至少一週的时间来研究赛夫的医药报告及证人的供词,以进一步盘问这名外科医生拉查里依布拉欣。惟法官并不允许,辩方唯有在週五(4日)继续盘问。他也感叹,辩方所得到的报告并不完整,而且在审讯过程中,他们也不能完全记录拉查理的所有供词。辩方在还没搞清楚这些事件以前,却要开始盘问证人。“拉查里依布拉欣只是一名外科医生,他所提出的供词,只是他单方面的假设。如果我找到一些东西,就证明一定有事情发生,那是很孩子气的答案,我们要的是更专业的看法。”卡巴星盘问离题安华首席辩护律师卡巴星多次以原告赛夫妹妹赛达蒂的婚事,企图推翻其供词的可信度,但不果,反被法官拿督查比丁警惕不要离题,把与肛交案无关的课题纳入盘问範围。法官劝告勿离题卡巴星前往案发地点勘查后,复审即继续盘问原告赛夫,直问后者有否说谎的习惯,尤其在妹妹与人私奔的事情上。他指出,赛达帝确实有与丈夫菲依斯结婚,只不过是赛夫在庭上蓄意撒谎,尤其谈及是否故意在安华竞选峇东埔国席补选之前报案,指安华鸡姦他,并在回教堂发誓,其实是早有预谋。卡巴星道出此事后,就和控方在庭内展开拉锯战,使法官深感不耐烦。法官认为,这两件事情和肛交案毫无关係,因此希望卡巴星能够控制盘问範围,不要扯得太远;惟卡巴星认为,这只是法官本身不想听他盘问。质疑赛夫祝福安华中选安华首席辩护律师卡巴星质问赛夫,若安华真的鸡姦他,为何他还在8月2日于其部落格贴文,祝福安华在峇东埔国席补选中选为国会议员。对此,赛夫没有作答。在这之前,卡巴星也质问原告赛夫是6月25日或26日把文件送至帝沙白沙罗高级公寓的11-5-1单位,赛夫回答是26日,而非25日。不过,赛夫强调安华确实在26日鸡姦了他。卡巴星认为赛夫说谎,指安华当时是身处案发现场对面的11-5-2单位,结果引发双方一轮交锋。安华律师成功勘察现场安华辩护团“三顾茅庐”后,终于成功进入案发现场对面单位的公寓勘察,收集安华的不在场证据。前往勘察的律师包括卡巴星、奈也及巴南,其他人包括安华、控方及法官则未出席,仅在吉隆坡高庭等候。他们是于週四上午8时30分陆续抵达,逗留大约半小时后,于9时5分离开现场。卡巴星曾向法庭宣称,案发当天,安华与另外5人在11-5-2单位开会,而非在案发现场,即1-5-1单位与赛夫发生肛交。“三顾茅庐”才成功卡巴星在离开公寓时向媒体表示,整个勘察进行顺利。律师团之后重返法庭,向法官要求重新传召第一证人赛夫供证。这是辩护团第3次重回案发现场的对面单位。第一次因为屋主不在,没有钥匙而被迫取消;第二次则是屋主律师给错1-5-1单位的钥匙,再次无功而返。这两个单位都是安华的好友哈沙努丁所拥有,哈沙努丁住在11-5-2单位,不过他目前在霹雳,不在吉隆坡。花絮:卡巴星要求多引不满审讯期间,辩护律师卡巴星诸多要求,引起法官和控方不满。第二名证人拉查里依布拉欣开始供证时,卡巴星以辩方所聘请的澳洲籍鉴证专家大卫威尔斯不谐马来文,所以要求拉查里依布拉欣以英文供证;惟法官认为法庭必须尊重证人意愿,不得强迫证人以特定语言供证,所以让证人继续以马来文供证。不过,在拉查里供证20分钟后,辩护律师来不及逐一翻译前者证词,所以大卫威尔斯通过卡巴星再度向法官提出要求,而前者见状也识趣转以英文供证。岂料,当轮到卡巴星进行交叉盘问拉查里时,他要求保留盘问拉查里的权力,先与专家商量后才盘问,此举惹得主控官尤索夫和法官的不满,并提出反对。第二证人拉查里依布拉欣职位:吉隆坡中央医院外科医生学历及工作履历:1988年毕业于吉兰丹马来西亚理科大学医学系,在怡保担任医疗官员,过后在士拉央医院工作3年;2003年在国大继续升学,2007年毕业后,在吉隆坡中央医院担任专业外科医生。【热点新闻:安华被控肛交罪】‧2010.06.03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