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F管生活 >欠1亿‧富商跑路 >

欠1亿‧富商跑路

发布时间:2020-07-18作者: 阅读:(535)

欠1亿‧富商跑路(槟城‧威南23日讯)槟州威南畜牧业一名富商兼当地闻人,因饲料厂出现财务危机而向约40组大耳窿借贷5000万令吉週转,加上他同时也拖欠多间原料供应商、银行等逾5000万令吉款项,共逾1亿令吉的庞大债务让他一时无法还清,在走投无路下唯有落跑避债。事后,家人与大耳窿等债主委託前高渊区国会议员吴庆发宣誓官当调解人,但吴庆发尚未调解此事,他的办事处就遭到不明人士泼红漆,似在恐吓他不要多事。欠下天文数字债务的商人六十多岁,他迄今下落不明,所有债主包括大耳窿纷纷追查他的下落,势必要他欠债还钱。为了解决商人欠下的巨债,商人的家人、亲朋戚友、供应商及大部份大耳窿委託吴庆发出面调解这场商业纠纷。于是,吴庆发联同罗汉明律师及黄金成3人组成“1亿令吉债务调解小组”,并择定週四晚8时在威南一处地方与债主们商谈减息事宜。可是,在谈判前的一晚,即週三晚约10时30分,吴庆发位于新邦安拔的办事处大门及其宣誓官告示牌遭不明人士泼红漆,地上还留下一摊尚未凝固的红漆。约谈减息前夕中招自商人“跑路”后,家人为了解决商人欠下的巨债,近来和亲朋戚友、供应商及大部份大耳窿都找上门,希望吴庆发出面调解这场商业纠纷。于是,吴庆发联同罗汉明律师及黄金成3人组成“1亿令吉债务调解小组”,并择定週四晚8时在威南一处地方与债主们商谈减息事宜。可是,在商讨债务的前一晚,即週三晚约10时30分,吴庆发位于新邦安拔的办事处大门及其宣誓官告示牌遭不明人士泼红漆,地上还留下一摊尚未凝固的红漆。吴庆发闻讯后立刻赶到办事处了解,警方也在接获民众投报后到场调查。吴庆发在晚间召开记者会后,週四凌晨1点到警局报案,并指一切交由警方调查。吴庆发週三晚告诉《》记者事情的来龙去脉时说,他和罗汉明律师和黄金成是受举债人的家属和亲朋戚友、供应商及大部份大耳窿的委託,才介入此债务风波。他说,他前几天致电约40组大耳窿出来商讨有关商人欠款的事宜,当时,很多债主都声称没问题。“我没想到还没有调解这件事,不明人士就到我的办事处泼红漆。我没跟人结怨,也没借贷,所以我相信是和我充当调解人有关。”他认为,大耳窿使用恶势力的暴力手段是不能圆满解决债务问题,因此他希望大耳窿能和气的坐下来谈谈。“週四债务闭门调解会议照常举行,我希望债主出来一起解决问题。”债主不满无法讨回100%款项吴庆发说,他事前在电话中已经告诉债主,他们不可能拿回100%的款项,顶多能拿回50至70%的欠款,当时,大部份债主都表示能够接受。”“我知道,有人不满意,坚持要拿回100%债务,但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欠债人有能力偿还,他就不会失蹤了。”吴庆发说,他原本已协助该名失蹤商人找到财团收购这间饲料厂,打算在谈判的会议上,与债主达到一个赔偿数目的共识,不料谈判还没有进行,就有人来搞破坏。吴庆发:首遭泼红漆吴庆发说,他在步入政坛、成为国会议员和担任宣誓官迄今,曾处理不少人事纠纷及协助欠债人处理债务问题,包括近期替一名欠下200万令吉债务的欠债人充当调解人。然而,此次是他首次遭遇办事处被泼红漆。“其实,我在充当欠债人与大耳窿的调解人后,从中发现高利贷分为专业高利贷和甘榜高利贷。”他说,“专业高利贷”的利息一般,反观“甘榜高利贷”的利息极高,有的大耳窿会选择“甘榜高利贷”把钱借出去赚取暴利。另一方面,威南警区主任沙比安警监说,警方正调查此案,但因未掌握任何线索,以致至今尚未有任何嫌犯被捕。“警方将援引刑事法典427条文(蓄意破坏)调查此案。”欠债闻人热心公益据了解,欠下1亿令吉鉅债的闻人兼商人,是于3年前开始向大耳窿借贷,结果在利滚利的情况下,欠下40组大耳窿高达5000万令吉债务。据悉,他面对财务问题已有很多年,之前他也向银行贷款,以期解决公司的财务危机。据本报探悉,该名商人是位好好先生,向来对教育、慈善公益活动都不遗余力。产业拍卖偿还合法借贷公司债务调解人吴庆发披露,一般上,举债人如果失蹤,其产业最终会被银行拍卖,如果有盈余也会先选择偿还给其他银行贷款,接着是合法的借贷公司,因此,大耳窿是没有机会从举债人的产业盈余中取得一分钱。他说,随着办事处被泼红漆后,调解债务成功与否,他已不在乎了。“我充当二十多年调解人的角色,从来没有被人泼油漆,我一心一意想要帮助大家调解这场钱财纠纷,没想到有人却用这种不法手段来恐吓我。”‧2012.02.23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