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Z易生活 >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再 QE,牵动全球汇率战 >

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再 QE,牵动全球汇率战

发布时间:2020-07-18作者: 阅读:(665)

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再 QE,牵动全球汇率战

为了让欧元区脱离通缩泥淖,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将再发射 QE 火箭炮,不惜再开印钞机, 德拉吉为何要与美国联準会的升息计画正面冲突?他在全球经济修正中又看到了什幺?

欧元区今年 3 月展开的大规模货币量化宽鬆(QE)一直没有收到成效,「超级玛莉欧」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Mario Draghi)只好将他的火箭炮重新上膛。在 10 月 22 日决策会议后,欧洲央行宣布正在研究新的 QE 措施,最快将在 12 月推出。美国联準会紧接着在一週后,却明确预告可能在同一个月展开升息。美欧货币政策将面临此消彼长的冲突。

从 2014 年 9 月到今年春天以来,欧洲央行早已陆续实施多项宽鬆措施,包括 -0.2% 的存款利率,也就是说银行业要倒贴利息才能把钱存在欧洲央行。同时还对欧系银行业提供长期融资(TLTRO),鼓励他们多多对民间放款,迄今已提供 4,000 亿欧元资金。最重要的是,今年 1 月宣布、3 月正式实施的量化宽鬆,每个月购买 600 亿欧元的公私部门资产(主要为公债),至少到明年 9 月,总计规模可能超过 1 兆欧元。当时媒体形容他的火箭炮火力全开。

开资金闸门,刺激物价成长

欧洲央行希望藉由让欧元区现金淹脚目的方式刺激物价成长,让消费者物价指数(CPI)接近 2% 的中程目标,可是成效不彰。19 个会员国的欧元区,9 月消费者物价下跌 0.1%,10 月勉强回到零水準。若以核心 CPI 年增率来看,今年 3 月时为 0.63%、9 月则为 0.88%,只增加了 0.25 个百分点。虽然这大多与国际油价这一年来意外大跌有着很大的影响,但也证明了计画赶不上变化。

此外,2014 年尾到 2015 年中的经济成长率,每季平均为 0.4%,也不是特别显眼。儘管在油价低迷下,消费者支出得以保持稳健。然而欧元区极易受到新兴市场出口需求萎缩的打击,特别是中国。新兴市场佔欧元区出口的四分之一。

因此,相对于联準会在 10 月会后声明的文字,删掉对外国经济情势的顾虑,义大利报纸于 10 月 31 日刊出的德拉吉专访中,明确表示对海外经济的担忧。「与数月前相较之下,其他地区的经济无疑是减弱了,尤其是新兴市场。」他指出,全球经济成长预估已遭到下修,而「这种减缓恐怕不是暂时的」。

德拉吉依然强调将竭尽所能达成中程通膨目标,「如果我们相信中程通膨目标可能无法达到,我们将採取所有必要行动。」

他表示,通膨达标的时程将会再延后,欧元区通膨率预料将维持在零水準附近,甚至是负通膨,至少到明年初。从 2016 年中开始,一直到 2017 年,受到欧元贬值的递延效果影响,通膨预料才会逐渐上升。

在被问到欧洲央行将使用其他何种货币工具时,德拉吉说他们早已备妥一套很棒的货币政策工具,但他故作神祕地说,现在还不便透露。

至于可能採取的 QE 手段,德拉吉在会后记者会上谈到进一步调降存款利率,由 -0.2% 再往下降。去年 9 月降息时,德拉吉曾说,「我们已到了低档」。不过从那时起,瑞典与瑞士等其他央行已不断将他们的官方利率推入负利率的深渊。欧洲央行才会在 10 月会议讨论进一步调降存款利率。

但是,最可能的措施是将资产购买计画由明年 9 月的预定期限再延长 6 个月,以及扩大资产购买的种类。目前欧洲央行购买的包括国债、欧洲投资银行(European Investment Bank)等欧洲机构发行的债券及私人领域债券。

欧美不同调,风险不可测

以上 3 种手段都是在既有的基础上再扩大,分析师亦指出还有其他非常手段。像是容忍更高的财政赤字,义大利总理伦齐(Matteo Renzi)便想方设法要迴避欧洲的预算规定。问题是,在极为重视财政纪律的德国施压下,欧洲央行能否支持伦齐的作法?

欧洲央行将在 12 月 3 日举行决策会议,联準会则在 2 週后的 17 日举行。德拉吉强调,欧洲央行与美国联準会之间并没有直接关联。然而欧元区佔全球产出的 21%,与美国差不多。两大强权的货币政策不可能不互相影响,当然也因而引发新一轮的全球货币战争。

只要欧洲央行仍大量挹注资金到金融体系,其他央行根本无法升息。道理很简单,就拿英国为例,对欧元区出口佔英国经济规模的 16%,一旦英国升息,而欧元区持续宽鬆,英镑兑欧元汇率必然大幅升值,出口将受到重创。英格兰银行真的敢冒这种风险吗?尤其是英国并未面临通膨压力。

再以美国来说,企业获利有很大比重取决于海外营收,美国股市又看企业获利的脸色。联準会可以忍受升息后美元兑欧元劲扬吗?如果欧洲央行确实在 12 月会议便祭出新一轮 QE 措施,美国联準会势必左右为难。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