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Z易生活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发布时间:2020-07-18作者: 阅读:(697)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图:Jimmy3月27日星期天,在目前国内硬体设施最完备的台湾民俗村专业甩尾赛车场,台中D1 Taiwan国际兴业举办了今年度D1 Taiwan甩尾大赛的第三站赛事,本场比赛报名参赛车辆近20部,其中不乏由国内厂商赞助成立的甩尾厂队参赛,场面气势有如日本D1大赛,同时主办单位这次重新修正分组规则,让不论是有天份的新手,或有赞助商支援与多年实战经验的老手,都能够在比赛中甩的更卖力、也更开心!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高水準甩尾竞赛
分组规则待整合

        已经风行多年、目前在日本国内赛车界声势依旧如日中天的D1 Grand Prix赛事,近二年更已将这股热潮延烧至美国西岸,每场比赛均吸引数万名观众到场,而国内这1、2年甩尾的玩车环境,也随着台中亚哥花园、彰化民俗村与南部尖端赛车场等三大甩尾场地的完工,有愈来愈多的玩车人口开始投入甩尾运动。以去年一整年度龙潭TIS赛车场的TDGP比赛结果看来,国内甩尾运动发展进度可说是从原本约落后日本8年的水準进步到了6年,而美国当地的甩尾水準也已从前几年的落后日本5年进步到了3年!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最初由日本Option杂誌编辑长稻田大二郎与赛车大师土屋圭市联手企划主办的D1甩尾大赛,经过多年成功举办后,它果然如最初所预期的「征服世界」目标在一步步向前迈进,日本国内的甩尾界也是在有了第一届D1大赛后,才终于让原本给人「暴走族」形象的甩尾升级为正规赛事运动;反观咱们国内,「甩尾」这二个字也是给人较为负面的飙车族印象,如今希望国内这群热爱这项运动的厂商、车队与车手,能够透过媒体杂誌的专业报导,来让这项目前在国外相当风行的甩尾运动走向正规发展。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而这场由D1 Taiwan国际兴业主办,名为D1 Taiwan甩尾大赛积分赛的第3站赛事,参赛车辆分组与前几站规则略有不同,大会区分为A组2000c.c.以上增压进气组(积分超过24分晋级菁英组)、B组:2400c.c.以上自然进气与2000c.c.以下增压进气组、C组:1500c.c.以下自然进气组、D组:新手组车种不限,以及由国内公认甩尾实力最强的G-Motor周伯雄、MIP车队张盛钧二人所组成的菁英示範组等共计五组。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主办单位之所以会如此分组,最主要原因还是考量到参赛车辆与车手水準不一的问题,以去年国内TDGP甩尾赛进入决赛的前4或前8强车手为例,不论是车辆马力或车手的驾驶实力,彼此之间仍有差距,完全不似日本D1前16强车手每位实力相当接近(车辆不论NA或Turbo,改装完整度都很高),因此决赛比的完全是个人的稳定度与临场表现。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比赛分成为上午预赛与下午决赛(PK双车追逐)二阶段:所有参赛车在预赛第1圈,必须于各组别指定弯道中做出甩尾动作供裁判评分(角度、速度、路线与直线是否全速综合评审),第2圈各车手则可在指定路段中做出,特别讨好裁判或现场观众的趣味动作来获得加分,最后裁判会让各组预赛成绩最优之前8名入围决赛,但本场比赛因各组报名车辆数均未达原本预期,因此下午每位参赛者都获得了晋级决赛的机会,决赛PK组合则採用抽籤方式决定。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决赛PK双车追逐阶段则完全由车手技巧来决定胜负,一旦被先行车辆抛开则会被裁判认定输掉,能不断贴近前车甚至可切入或超越者判定胜出。PK过程中评审会针对二部车的甩尾角度与车辆之间的性能差异,因此不见得速度快或引擎马力改的大就一定会赢。失控或是出现转向不足也将大量失分,因此前车可能会策略性的故意放慢车速来中断后车甩尾之技巧。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此外,参赛车若在比赛中做出非必要的直线超车也不列入加分,PK过程中若被裁判认定蓄意顶撞前车则会被判警告一次,警告二次者则丧失比赛资格。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上午预赛晴朗天气
A组车手全力演出

        比赛当天编辑部来到台湾民俗村后,立即被Pit区内各厂队专属的摊位人气所震撼,几支国内知名机油厂商像是Speed Metal、MIP与FK Massino等品牌纷纷开始投入D1 Taiwan甩尾赛事,不仅请来专属Race Queen,甚至也签下专门车手,愈来愈有日本D1厂队架势,Eric希望下次能够再看到国内各大日系改装品牌总代理,如:HKS、A'pexi、Blitz、Trust、Cusco、ADVAN…等也能够组队报名参赛!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参赛车辆方面,A组依旧可说是Nissan Silvia车系的天下,9部参赛车中唯一例外的竟是66号车由台中东海车队自行改造,可说是全球应该就只有这幺一部的「超合体怪改」速利303旅行车,Tuner兼车手的张煌岳将动力系统移植了Cadillac 4900c.c. V8引擎(最大马力约200hp、扭力却高达50kgm),传动系统中的中央传动轴流用自蓝哥车系,变速箱移植Supra五速手排,后差速器总成、边轴与后碟煞系统则流用自裕隆胜利3000,考量到驾驶的就手顺畅度,Tuner甚至还流用了整组K6动力方向机结构,底盘部分则使用A&Z套装悬吊搭配K6下支臂改造,看到这部怪体速利旅行车,实在让笔者感到佩服!佩服!而本车在预赛中的原地烧胎气势一点也不会输给S14大军,但在弯道中的灵活度可能受限于车头过重、车尾又太轻,使得甩尾整体顺畅度不如Silvia。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A组参赛车中率领台北明鸿Silvia军团的「破坏王」出水田裕国,这次仍驾驶黑色Silvia S14参赛,车辆动力调校与去年维持相同设定(HKS 87mm锻造活塞、264度Hi-cam、RX6涡轮、1.2bar约350ps),底盘改装有Tein Hi-low Kit悬吊、Cusco防倾桿与新加装的前alcon四活塞/后Brembo对向双活塞卡钳。预赛中阿国可能是因为一大早上才赶到民俗村比赛,错过前一天练车与车况调整的机会,使得预赛表现不如过去他在TDGP中的狂暴式甩尾来得有震撼力!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A组参赛车中出现一部彩绘风格仿傚日本D1好手风间靖幸座车的暴龟版S14,它是由练习甩尾才约半年时间,去年在TDGP赛事中拥有亮眼表现的新秀车手黄献民所驾驶。该车SR20DET引擎在改装A/R60涡轮(打0.9bar)、HKS全段排气管,搭配Power FC电脑供油调校后,目前约可输出280ps最大马力,另外Tuner也针对车辆甩尾激烈操驾对引擎所造成的负荷,特别在引擎内部改装了Nismo大小波司,冷却系统中的Oilcooler与Intercooler也都改用日本竞技部品。此外为了降低轮胎磨耗,车手特别将轮胎使用前S-03 235/40/18与后飞达595 235/40/17的尺寸搭配。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另一位近来倍受国内甩尾界看好的A组参赛车手是,来自云林的惯性横移车队「大侠」黄立纲,甩尾练习不到一年时间,他已经能够驾驶美规180SX移植S14系统(A/R60涡轮、1.1bar260ps)的座车,与队友林宥志的300ps式样日规S14(降压缩、K26涡轮打1.1bar)在场中表演高难度的多车併甩,在预赛中甚至他还做出濒临失控的甩尾惊险动作,为的是要讨好现场观众,让大伙娱乐一番!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代表台中「极限特区」车队出赛的许荣隆,儘管驾驶车辆右驾版S14的动力改装程度不大(马力约250ps),但在底盘设定上却下了不少功夫,採用国产TypeRX套装悬吊搭配全车鱼眼底盘套件改装,预赛表现可圈可点。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来自MIP车队徐博王民也是A组另一位驾驶实力坚强与车辆改装性能强悍的车手,他的S14在改装264度高角度凸轮轴、T517涡轮(1.2bar)、A'pexi锻造活塞、A'pexi降压缩1mm垫片、RSR中/尾段排气管…等套件后,最大马力输出值约达350ps,算是比赛当天马力输出相当大的参赛车!尤其底盘更改了不少甩尾对应高档套件,如:Cusco防倾桿、Kazama全车铁套鱼眼与STD套装悬吊组。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B组Bimmer天下
E36 vs E46

        看完A组Silvia参赛车大军的简介后,B组参赛车则是属于BMW E36/46车系天地,虽然预赛只有3部车参加,但表演精采度却丝毫不输A组Silvia军团。驾驶落M3 286hp引擎E36 325手排出赛的MIP车队叶佐政,去年在TDGP赛事中也有不错表现,但当时因为场上另有G-Motor东东、邹瀚陞二部E36 M3竞争对手,使得表现较不受人瞩目,如今二位对手似乎已退出国内甩尾赛坛,因此E36车系在国内甩尾界力拼Silvia的重责大任就落在他身上。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另一部E36系参赛车(E36 325改2.8引擎+M3 5MT)则是由彩蝶车队绰号小星星的车手邱文生驾驶,由于车辆引擎马力较同组对手略差一级,儘管在民俗村拥有相当丰富的练习经验,但预赛的整体表现还是不甚理想。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而B组预赛中出现一部大黑马,它是由来自云林县斗六的国内小型赛车好手邓东洲(TIS 250c.c. Karting最速单圈纪录保持人)所驾驶的300hp甩尾式样E46系320改328引擎+ESS Supercharge,投入房车甩尾运动不到半年时间的他,仗着过去丰富的Karting甩尾练习经验(个人拥有40hp马力6档Karting甩尾练习车),预赛一出场就颇有大将之风!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C组速利游乐园
D组新手报到区

        国内甩尾界除了Silvia与BMW二大车系军团最具规模之外,速利303其实在北/中/南各地也都拥有不少甩尾玩家,本场比赛大会考量到303参赛车的动力较Silvia与BMW相差太多,特别成立C组1500c.c.以下自然进气组来让速利303房车、旅行车与小货卡军团参赛。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台中地区可说是目前国内速利玩家人口最密的县市,像是本站比赛来自飞诺瓜子烤漆车队的车手郭奕梓,他的速利303四门房车就移植了A15化油器引擎,再经过四喉、平顶活塞、曲轴轻量化平衡、双考耳MSD、进/排气抛光与全时水箱强力风扇…等改装,引擎最大马力输出值约达110ps之谱,另外车辆本体也做了偷轻减重工程,车重由原本850kg减轻了将近100kg!预赛中本车足踏前Toyo 08R热熔、后TPGU 175/65R13轮胎,车手「瓜子」逗趣的驾驶风格,当场引来现场观众热烈掌声回应。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另外二部来自台中橘子工厂柯氏兄弟的303小货卡与四门房车,并没有参加上午预赛,这二部号称中部最强的速利在动力配置上,哥哥柯俊帆的小货卡除了移植日规A15马力92ps引擎,另外还做过进/排气抛光、移植千里马化油器、五速手排、全段直通排气管、MSD点火强化、全时强力风扇…等改装。弟弟阿凯的303四门房车更移植了日本A14系竞技用引擎本体(排气量1627c.c.、价值13万元),肚内周边更改装有79mm锻造平顶活塞、曲轴12000rpm平衡、连桿抛光、SOLEX 44mm双化四喉、Tomei A型专用歧管、MSD 6AL…等,来搭配日规狗腿式五速密齿变速箱,日前阿凯还特别将引擎内部改装的Tomei 82度Hi-cam换回A14原厂料件,以对应甩尾赛中的扭力高反应需求,整个改装观念可说是相当Pro。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新手D组参赛车方面,最引人瞩目的应该算是来自台中FK Massimo厂队由车手江承瀚所驾驶的日规右改左S13,该车虽然外观拥有浓厚厂队风格,但事实上车辆的动力改装程度却不高,由于本车在赛前几天才完成车况概略整理以应付参赛,因此只有替SR20DET引擎更换TD-06 20G涡轮施打0.7bar与改装国产全段排气管,最大马力推估约240ps而已,另外底盘部分则更换有Kazama全套鱼眼9连桿,而本车在预赛阶段因遇上排气管头段接缝漏气的问题,因此表现并不是很理想。新手组另外二部参赛车则分别是来自台中极限特区的吴璟翊(驾驶E36 325手排),,以及台南先进车队的唐福生(驾驶S13)。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决赛大雨来搅局
车手表现均失常

        经过午餐简短休息,就在决定车手决赛PK组别顺序后,天空突然下起大雨,大会决定先让菁英组G-Motor小周的S14.5与MIP张盛钧的Skyline GTS来段「水上芭蕾」表演,这二位国内公认的甩尾高手,完全不畏恶劣天候与湿滑场地,依旧相当卖力的替各组别参赛车手示範PK赛对决路线与得分要领!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正式决赛开始,首先登场的是D组新手唐福生与江承瀚二部S13对决,过去曾驾驶EF系喜美参加过本刊Option最速街车赛,同时得意技是驾驶EF在山道干掉GC8的江承瀚,最后技高一筹在PK决赛中,以较华丽的甩尾角度与声势,顺利击退对手唐福生。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C组PK赛首先由橘子工厂大哥的速利Pick-up对上瓜子的四门303,由于橘子大哥柯俊帆在决赛开赛前才赶至现场,在完全没有练习与调整雨中滑胎设定的情况下,还是不敌郭奕梓的猛烈攻势!紧接着换橘子弟弟阿凯的四门速利上场来替哥哥报仇,碍于天候阴雨路面湿滑,阿凯的大马力A14 Racing 1.6升引擎完全派不上用场,因此反倒是座车偷重大成功的瓜子,再次以较大的甩尾角度与较少的失误获得胜利!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B组PK赛最具看头的一场比赛是邓东洲的E46 328机械增压对上MIP叶佐政的E36 325改M3,由于二车动力性能与驾驶实力均可说是旗鼓相当,因此胜负关键在于底盘设定与车手临场反应。叶佐政在比赛中因座车改装的灯罩进气孔会不时让引擎吸到雨水,车况自然不顺甚至还一度熄火,再加上他的车辆底盘改装了全车鱼眼,整个操控在雨中显得过于敏感,邓东洲的E36 328则因车身较重,底盘仅改装道路版的KW套装悬吊与AC防倾桿,在雨天PK决赛中稳定度极高的表现被裁判一致认定获胜。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A组PK决赛第一组由大侠黄立纲对上许荣隆,阿纲凭着较为稳定的驾驶风格,以及直线锥筒路段每个弯道都完甩的标準动作,顺利击败对手。第二组决赛由张煌岳的速利拼装车对上林宥志的S14,上午团体惯性表演相当不赖的宥志,下午雨天演出当场走样,决赛中频频失控,将晋级机会拱手让给了张煌岳。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第三组PK由破坏王阿国与黄献民的二部S14对决,后来因为黄献民的风间Look S14座车在先前暖胎时,不甚于进直线前的积水路段失控打滑,整台车倒着骑上轮胎墙,造成车辆后半部严重损毁而无法继续参赛,因此阿国轻鬆获得晋级。最后一组PK赛由于车手徐博?与徐云泰二人驾驶实力较为悬殊,因此徐博明也轻鬆晋级。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决赛PK进入複赛阶段,首先由阿纲的S13对上张煌岳的速利4900!绰号黑轮伯的张煌岳,座车因车身前/后配重过于悬殊,遇上雨天湿滑路面,驾驶难度相形之下也就更高,终场还是被阿纲的S13给击退。接着再由阿国S14对上同样是他亲手完成改造由徐博?驾驶的S14,PK过程中阿国一方面因为近来疏于练习,一方面则碍于民俗村新舖的柏油路面积水实在严重,在车轮几乎没有抓地力的情况下频频Spin,终场把争夺冠、亚军的机会让给了徐博明。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紧接着A组败部复活的许荣隆S14对上阿国的S14来争夺A组第3,二部黑色S14联手演出一场精采的水上芭蕾,擅长高速远距离滑行的许荣隆,最后以些微差距打败阿国,而阿国虽然这次仅获得A组第4,但笔者现场观察他在直线底左弯后的马蹄弯中,却做出了当日最漂亮、顺畅的二档惯性完甩!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最后A组冠、亚军PK赛是由惯性横移阿纲的S13对上MIP徐博明的S14,在经过2人先后轮流带头PK决赛后,现场4位裁判判定2位车手各2票打成平手必须加赛一场,再经过二回合双车追逐,由于天候路况实在恶劣导致二车各有失误,裁判仍无法明确判定胜负,最后只好再加赛二回合直到双方分出胜负。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在延长加赛PK过程中,当阿纲跑在后方时均相当有企图的跟紧前车,虽然因此甩尾角度无法做大,但却可明显看出他对规则的了解;反观轮到阿纲带头时,起跑后他便全油门前往第一个评分弯道,后方徐博明可能因为求好心切,担心发生失误而没有紧跟在阿纲车后,反而独自完成每个弯道的甩尾,终场4位裁判便有3人判定徐博?因在比赛中的甩尾角度较大而获胜?!

欧日系FR大车拼 惯性横移极限对决 D1 Taiwan Round 3

        赛后当天担任现场裁判的笔者,向大会提出了规则评分问题,以日本D1赛事规则为例,二部车辆起跑后就必须全速前往第一个「审查区间」指定弯道,绝对没有谁的车马力大或小,就必须配合后方车辆控制车速的做法。尤其跑在后方的车辆,只要被前车拉开一段距离就会被判输,而不管有没有做出华丽的甩尾动作。最后今天这场赛事,就在笔者独自1人判定阿纲、3人判定徐博明获胜的情况下草草结束,希望日后国内若再有此类甩尾大型赛事,裁判评分标準一定要在事前向各车手报告清楚,否则胜负结果实在难让参赛车手接受。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