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Z易生活 >欠钱纠纷掳人‧绑匪:老闆叫我们干的 >

欠钱纠纷掳人‧绑匪:老闆叫我们干的

发布时间:2020-07-18作者: 阅读:(120)

欠钱纠纷掳人‧绑匪:老闆叫我们干的(柔佛‧新山16日讯)29岁电脑业者介绍女友的哥哥与一名老闆级的朋友做生意,不料女友哥哥事后“跑路”,连累他必须偿还老闆级友人40万令吉债款。他偿还2万5000令吉后,週四準备与这名老闆再度谈判,却在谈判前遭一批印裔匪徒掳走禁锢。这批匪徒过后向其家人索讨40万令吉赎金。在经讨价还价过后,匪徒同意将赎金降至3万令吉。被掳者在家人付钱后顺利获释,摆脱3小时的“绑架”惊魂。疑遭派人袭击决定不还钱惨遭匪徒掳走的王先生说,他的这名老闆级友人“阿顺”认为他是介绍人,所以向他追讨债款,他也答应会承担这笔债务,所以还了一笔钱。然而,他今年7月间与阿顺的手下会面时,却遇袭受伤,令他有感是对方找他麻烦,一气之下决定不偿还剩余的款额,没想到现在又突然遭遇这起“被掳索款”的难忘经历。他声称,週四下午3时30分,他开车到新山世纪花园一间麵店吃麵,当时阿顺的一名华裔手下站在门口,他没有理会对方。10分钟后,阿顺的另两名华裔手下坐在他的桌位旁,问他还记得他们吗?“虽然我认得对方,但我当时佯装不认识他们。5分钟后,又走来一名华裔男子,跟我说老闆要跟我谈谈。他们要求我跟随他们离开,若不然,他们会对我不客气,还暗示他们身上有携带攻击性武器。”王先生声称,他迫于无奈,只好答应下来。对方一人负责开他的车子,他本身坐在前座,另一人则坐在后座。“他们载我去大丰花园一间麵粉粿店逗留半小时,等候他们的老闆指示。接着,又去柏伶广场兜转一圈,当时我看见他们的老闆,一番联繫后,我们最后来到柏伶花园一间快餐店。”王先生说,他在快餐店换车坐上一辆内有两名印裔男子的银色本田思域轿车,过后驱车到淡杯裕华园接载另一名印裔男子。3名印裔男子行驶经过士姑来大道新山北区警区旧址后,突然将他的头压下并蒙住他的双眼。“我感觉车子行驶了大概有10分钟,那些印裔男子就用布捆绑我的双手双脚。我之后双眼被蒙着,被禁锢在一间废置工厂。”禁锢废工厂‧索赎40万王先生指出,他被禁锢在废置工厂后的当天晚上7时许,印裔男子立刻向他索讨40万令吉“赎金”。他先向一名朋友求助,但朋友一时间无法筹集这笔钱,只好联络他弟弟。对方一名会说华语、约23岁的印度男子与他弟弟谈判后,从起初的10万、5万,最后谈妥3万令吉成交。“他们给我弟弟两小时筹钱,我在这段时间联繫上父亲、姐姐和二弟,全家得知此事后,即刻向亲戚朋友筹集款额。”他声称,他的家人最终于当晚10时许,在士姑来大学城佳士客广场的德士站,一手交钱一手赎人,让他安全脱绑。他们事后已分别到大学城和新山中央警署报案。留院20天‧头有麻痺后遗症谈到早前于今年7月的遇袭事件,王先生声称,当时他身上的两万多令吉财物还被人抢走,头部蒙受重伤,事后在一家专科医院留医了20天,目前头部仍有不时麻痺的后遗症。“当时我身上带着6000令吉现款、金链、戒指、手錶和手机等,大概加起来值2万多令吉。”他声称,他事后被送往一家专科医院留医20天,当中有5天住在加护病房,一天内曾动过两次手术。“我出院后,对方来电再索讨债款,我一气之下不理会对方及报警,可是警方迄今没有逮捕任何人。”路人目睹肉票被押下车报警王先生说,印裔男子把轿车停在德士站的大路旁,由一人押着他下车,当时他的眼睛仍被蒙住,这一幕适巧被一名路过的马来民众看见,马来民众于是协助报警。“当时印度男子没有发觉马来民众的举动,他们把蒙眼布条脱掉后,我看见父亲从对面马路走过来。我赶快挥手示意,父亲就把钱交给他们。”听见火车鸣响禁锢地疑在沙令王先生指出,虽然他被禁锢时双眼被蒙,但靠着手触摸靠背处,感觉是一间工厂环境,加上20分钟后听见有火车经过的声响,令他相信禁锢地点是在古来沙令一带。他说,他17岁时曾在沙令一间工厂当学徒一年半,当时工厂的墙面建材与他触摸的感觉一样,有不平坦的凹凸面。“那时不时有火车经过鸣响,所以我想禁锢地点应该是在沙令地区範围。”王先生说,印裔男子在等候家人交付赎金之前的一小时,先后载他在大学城和士姑来一带兜兜转转。“当我弟弟向他们表示确定钱已筹到,印裔男子才把我载回大学城交赎金地点。”绑匪:赎金当薪水他声称,当时父亲与其中一名20岁印裔男子一言不合,双方扭打起来,他父亲蒙受轻伤,衣服被扯破。5分钟后,他弟弟与家人赶到,见双方发生争执,持木棍自卫,印裔男子则亮出西瓜刀。这时,刚好巡逻警察来到,印裔男子即刻逃离现场,虽然警方有追捕,但被对方逃脱。“这批印裔男子在释放我之前,曾警告我说不得报警,否则会丢我下海或对我家人不利。“他们也说这笔赎金只是当作是他们老闆‘阿顺’给他们的‘薪水’。”女友哥哥跑债提到这次欠债的纠纷,王先生声称,他之前介绍其女友哥哥与一名叫“阿顺”的老闆做生意。今年7月,他接获阿顺一名手下来电向他“收债”,说他女友的哥哥“跑掉”40万令吉。“我当时已经答应分期每月偿还2万令吉,直到还清债款为止,并在7月9日先支付2万5000令吉。”王先生声称,他过后与经营服装店的女友到中国办货,在中国期间,他接到阿顺手下的来电,要他再还1万令吉,他也答应了对方。回国后,他在7月20日晚上11时,约对方在茂奥士汀花园一间咖啡座会面详谈。“我当时是在咖啡座见到阿顺的两名手下,但对方喝了一口水,谈不到两句话,便从后面攻击我,殴打我的头,导致我受伤昏迷。”警:疑欠40万遭掳新山南区警区主任再努汀受询时,证实王先生所遭遇的事件。不过,他说,这起事件并非绑架案,而是掳走案。他指出,事主于週四下午2时在一家熟食店,由两名华裔男子载送至柏伶花园,转交给2名驾驶白色本田思域轿车的印裔男子。他说,印裔男子把事主载到士姑来大学城,并联络事主父亲索求3万令吉。“事主父亲缴付该笔款额后,事主于大学城格布达雅安4路获释放。”再努汀指出,有关事件起因相信是事主拖欠嫌犯老闆40万令吉引致。他也说,事主在过程中曾见到其中一名嫌犯持蓝保刀,所幸事主没有受伤。警方目前在追查嫌犯下落,同时吁请公众提供情报协助调查此案。‧2011.12.1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